温誓汝

越温柔的人越难驯服

你呢?过得好吗?

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情绪又突然破土而出了,在连绵了半月的阴雨天气。

她们都讨厌雨天,只有我觉得下雨天很好。有风,很凉,轻飘飘地浮动在空气中,它可以去想去的任何地方,看看想见的人,它是真的自由的。漫天的水滴网住心中的玫瑰,停在额发眼睫之上。

天是灰白色的,显得路上的车来人往更加繁忙些。十丈软红滚滚而来,扑倒无数放弃了一切去追爱的人,她们本也一无所有,这下只在刹那之间而已就尸骨无存了,大概再没有人会记得他们了吧。好没安全感。

红绿灯依旧有序地转换着,在每一个十字路口。人行横道前短暂停留的人们手中伞的色彩如此鲜妍明亮,像是有活力地跳动着,可它们的拥有者,拿伞人的表情都不可爱,嘴角微扬起的笑容像桌案上的提线木偶,保持姿态僵硬,一点不好看,倒是和灰蒙蒙的天幕合称得很。

枝丫上的最后一片叶也落了。车站响起提示音“S列723次列车马上就要启程了,请旅客们有序上车按照号码牌入座,系好安全带,保管好个人物品......”此次列车,从永恒开往永恒。站台上的彼此深深对视,十指紧扣,永不回头。

天要黑了,太阳似乎要开始落下了,上空出现了几朵小小的白云,呈现很轻的形状,云下的天色才会显出一点蓝来,像是破了个洞从里面漏出一些风。一群鸟儿扑棱着雪白翅膀从头顶掠过,很是好看呢,鸟鸣声也清脆悦耳,像从前去过的山涧溪水,柔柔地淌过指尖在心脏片刻停留。

雨还在下呢,只是小了许多。

路过了黑瓦白墙的老式屋子,是四个檐角都带有好看弧度往上勾起的那种很老很旧的江南屋子,门口有一棵很大的槐树和两棵柳树。小女孩轻轻踮起了脚在荡秋千。

很久很久,大约有一颗星星划破天际坠落这么久,远处响起枪声,两辆车相对驶去,在一句“我爱你”或一句“对不起”之间,巨响,火光滔天。

可是你听,在更远的远方,明明奏着钢琴曲,连名字也动人——《梦中的婚礼》。

鱼儿跃上了岸,被人捡了去,装进晶莹的玻璃罐子,里面有许多五彩斑斓的珠子。七秒钟记忆沉入深海底。

走了这么远这么远了,很累很累了。这是第一万零一个故事。往后还会有许多说故事哄你入睡的人。

没有人难过,可是没有人不孤独。

夜色终是来了。

关紧门窗,拉上了帘子,还有一丝光透进来,不知是对岸的万家灯火还是厚重云层间惨淡的残酷月光。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敢放声大哭。

雨好不容易停了。

夜深了。

相思入土为安。

焰火绚烂,点亮整个悲寂国度,短暂却滚烫。

温暖的太阳光很久没有出来了。

天快亮了吧。

而大雨将至。

[434]给《失而复得》

 送给 @真不喝雪碧吗 老师《失而复得》

 

 

在二零一九的第一天,我就非常有幸地看到你啦,雪碧老师!熬了夜一口气看完了《岁月神偷》到《失而复得》三篇,超级过瘾的,觉得这个结尾真的好温柔好温暖呀!! 

每次有这种特别喜欢的文章我的内心简直在原地旋转跳跃了无数回,想吹爆彩虹屁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呀,可惜才疏学浅不知道怎么表达,哭。 

嗷好想印成书,印好几本收藏啊啊啊,又觉得应该手抄才比较有诚意,然后懊悔怎么没有好好练字!只有好看的字才配得上这么好看的故事啊!!!你说我怎么没有早早地看到这个宝贝嘛!不过想想还是小小庆幸一下,不然我一定会被中间的虐得死去活来的,大半夜一定一个人可怜巴巴哭死。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的嘛,“只要结局是好的,中间你虐我八百遍都行”,是了是了就是这个道理,所以看到第三章“失而复得”四个大字,我就放心大胆得看啦!当然不是说一定要HE才是好的,毕竟世间哪能事事如愿啊,但是,愿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啊,就像2012年5月20日千玺跟小凯初遇,到后面互相陪伴着到现在,再到更远更好的未来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么多的故事这么多的平行世界里,他们都足够好,我可以遇到他们,遇到你们,每一个我喜欢的写手太太我也觉得自己超级幸运。 

希望世间一切都像“失而复得”“有惊无险”这样的词一样温柔。而且,其实千玺跟小凯从来都没有遗失过对方对吧,就像文章里所说的 

-“你永远都是自由的。”“我永远都是你的。” 

-“你永远都是自由的。 

我永远都是爱你的。 

这一点,请铭记。” 

当时我看到这两段呼应的话的时候整颗心都咯噔一下,像当年第一回看到小小的易烊千玺在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上跳的中枪舞,正中我的心脏。甚至我现在写下这两句的时候眼睛都在发酸啦,放肆让她去的话就要掉眼泪啦!(请雪碧老师负责,出一篇甜甜甜甜的番外叭!!(乞求眼神)) 

哎我从来都是容易哭鼻子的胆小鬼啊,明明知晓世事无常嘛,可永远控制不住盼望所有事情都可以有一个好的结局。而且永远矛盾着不知道“即使彼此纠缠彼此痛苦也要在一起”和“只要明白双方足够相爱即便各安天涯也没关系”这两个哪个才比较好比较对。所幸我们的警察叔叔小凯跟小千玺之间永远是坦诚和温柔的,不存在这些八点档的狗血剧情。他们永远陪伴着,那八年是,即使是不在一块的五年里,他们也是永远陪伴着,彼此深爱着的,最后的重逢,皆大欢喜的结局——在一起,也是朝着永远。 

“这是第一次,让我见识爱情可以如此慷慨又自私,你是我的关键词。”最近一直在听林俊杰的《关键词》,听得人鼻子发酸。你笔下的他们,也是如此坚定着,因为他们的心中,眼中,口中都有彼此的名字啊,这一点他们始终深信不疑着,是他们给予彼此的独一无二的安全感,面对五年里的残酷世界的勇气。所以小凯可以为了千玺忍痛放手,千玺也可以为了小凯继续活下去。 

他们用陪伴把彼此刻进生命里,骨子里,化成灰散在风里也会留下痕迹的。 

其实很羡慕文章里千玺的敢爱敢说出来,他根本不会在乎什么八岁的年龄差,不在乎小凯一直告诉他的他是一个警察说不定会随时消失。扑上去咬一口和说会回来抢婚让他不得安宁什么的都太可爱了。虽然他也怕嘛,只怕他不要他。 

虽然现实中的千玺吧,没有这么表达自己,可是小凯都可以看到啊,所以每次的生日祝福都是会希望他想说的都说给他听,想做的都去做。 

嗯希望他们,世界上最好的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天天开心,在开满玫瑰的路上一起走,一直走。也祝雪碧老师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好越来越甜呀! 

 

 

Emmmmm第一次写文评,完全激情写下,不知所云,爆哭。 

但是因为太喜欢这篇啦,这几天都一直还在脑海里。 

 

爱你! 

那什么,允许我吧唧您一口就跑。

 

平安喜乐

[卜洋]我有一杯酒·上



[壹] 
 · 
时间的齿轮开始转动,碾碎很多,于是天空降下大雪。 

 人们想尽办法要让时光停下脚步,可是没有用,于是他们用留下来的东西作为纪念。 

 就像那年冬天很冷,不过那天的太阳很好看,光也很温暖,相机照不出来。那天他遇见了一个人,还吃到了很喜欢很好吃的糖果。于是把糖纸留下来,认认真真地铺平了夹在书里。很久很久之后再打开书页,仿佛还能闻见糖果的香味。 

 还有,那天被暖阳照过的心脏砰砰作响。 



 

 

  
[贰] 

 · 

卜凡凡和李振洋相识352周,作为卜凡和木子洋在舞台上相伴193周。一切顺利,前程似锦。 

 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身边的人啊,请都要平安、喜乐。今年也要有人陪我一起踩雪。 


 现在的天暗得很快。 

灵超之前拿到了驾驶证,一直想要自己开车,这下终于可以如愿。 

活动要办得特别,所以这次对他们行程进行保密,在两站之间的路程会是他们自己完成,记录其间风景,像“万能人”多年来一路陪伴他们共睹的美好。 

这样的小城镇之间,灵超驾车驾得非常放心,一大段的直行路上畅通无阻,车速飙到八十迈。 

李振洋坐在副驾上哼哼,岳明辉坐在后座与前面两个兴奋的崽聊得正欢,卜凡坐在旁边望着窗外模糊的飞速而过的屋顶和很远处的小山峦。 

路上只有间隔很远的路灯,来往车辆的一些光,车子里很黑,天边月亮很亮。 
 


“诶哥!哥!我给你表演一个!快看我!哥我跟你说,这辆车要是AE86,我就是秋名山车神!”

“哈哈哈哈哈哈小凡你是不是傻啊” 


记忆里的喧嚣声差点要覆盖眼前真实的画面,卜凡的头有点疼,抬手调大了耳机音量,动了动椅背的枕头换了个姿势靠好。随机播放到下一首“今夜……”被卜凡及时掐掉,刚一个愣神差点没反应过来这个前奏,直到歌词出来的刹那,卜凡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怎么啦凡子?累啦?”岳明辉转过头来,刚结束了一个话题的间隔之间让卜凡的声音格外明显。 

“没有呀,我就,就,感觉有点闷嘛”卜凡伸腿蹬了蹬灵超的椅背,“小弟啊!给凡哥把窗开开呗!”让自己看起来格外活力满满。 

“噗”岳明辉突然笑出来“钮不就在你右手边嘛,还得人伺候你呀?小弟开车开心着呢!你这算打扰了!” 

“诶不是!我愿意!我!我就没有手了!” 

“行吧行吧!啊!就是给你惯的嘿”岳明辉伸手越过卜凡帮他按下钮开了窗“行了!” 

“嘿我可是二忙内!” 

“看来小宝贝这个称号非我莫属啦!”灵超在前头笑了半天了,终于趁着红灯回头看了三个哥哥们一圈,然后笑容贼灿烂,欠欠嗖嗖地大声来了一句。 

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卜凡五根手指扒在窗口,听着他们嘻嘻哈哈个没完,自己也凑着一块胡说八道,然后笑作一团。

今天在这里停留片刻,这个比大城市小一些,安静许多的地方,好久没有出现了。 

卜凡重新带上了一只耳机,换了一份很嗨很嗨的歌单,另外一只耳朵留出来接收笑声和突然cue过来的很多好玩的事情。 

好开心,就是现在的夜已经开始有一点转凉了。卜凡睁大眼睛看月亮。 




[叁] 

 · 

月亮很亮。 

一直在他耳侧的位置,车子转了好几个弯之后跑到了前面去。 

卜凡打了个喷嚏,入秋的天气真容易感冒。 

月亮越跑越远了,要把头靠在车窗上才能看到了。 




[肆] 
 · 

月亮挂得很高。 

卜凡想起来刚刚跟李振洋遇到的时候自己身高只有165,比他矮了好多。他很喜欢李振洋这个学长,长得好看,舞台上发光,气场强大,走路带风,闪瞎人双眼,看上去牛爆了。但是说起话来又软绵绵,有点可爱。 

……好吧是太可爱太帅了呀。 

嗯如果他笑起来的话,自己也会跟着笑得很开心。没错他笑起来太好看了,眼里都是星辰。啊对了还有他的笑声,太夸张了,你不笑都不行的。 

等到混熟了,卜凡就发现李振洋太不见外了。周末什么的没事情来找他蹭个饭,窝在他宿舍里啃零食,躺床上看看电影睡着了,喊醒了也懒得回去了,光明正大霸占着他的床一觉睡到大天亮,良心一点都不会痛的,第二天还可以吃到卜凡送到床边的热热乎乎的早饭。 

“好!你就是我凡弟弟!以后学长罩着你!”李振洋刷了牙爬回床上举着早饭高声承诺。 

卜凡一口豆奶给他吓得差点喷出来,白了他一眼。 

然后李振洋就会去揉他的头发。 


李振洋好像还挺喜欢揉他头发的。 

“哥哥,你看我以后要长得跟你一样高,跟你一起上舞台发光!”以后我也能揉得到你的头发。


有一回是从图书馆出来在门口很长的阶梯上,卜凡突然停下来喊他,李振洋在他前头比他多走了两个台阶,“哥哥我现在这样子是不是跟你差不多?!” 

李振洋回头一个跨步到他面前举起手一比划,“知道啦!走啦吃饭去,我可饿死了!”然后转过身低头突然笑个不停,卜凡赶紧追上去“诶不是,哥哥你笑什么啊!我说真的!” 

李振洋加快脚步“饿死了饿死了!” 

“走了小凡!”

然后,然后李振洋就听到咚的一声,一脸懵地回过头,看到卜凡已经坐在地上了。 

“诶不是,能不能行啊?你这也能摔?”李振洋又开始笑,“你这还没长高呢就开始四肢不协调啦!看看你洋哥我?” 

卜凡有点委屈,站起来试着踩了两步“嘶——” 

“看来去不了食堂了啊,那回去叫外卖了!咱今天吃点好的!”李振洋还在笑,“我想吃对街那家新开张的店很久了。” 

“哥咱笑声收着点,给我留点面子?以后要一起上台的……” 

“哈哈哈哈没摄像头这里,哈哈哈哈不会成为你的黑历史的啊,这个呢,让你体会什么叫高处不胜寒……” 

“你想想等等外卖吃什么……” 

一个高个子驾着一个未来的高个子一跳一跳往回走。 


 李振洋看看卜凡,皱眉。“这小子最近吃什么了?真的要比我高?我可是顶天立地的洋哥啊!”

时间在瞧不见的地方飞快奔跑,卜凡的身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噌噌噌”往上长,毫不留情。




[伍] 

 · 

兜风愉快,回去的时候他们在车上唱歌,即兴rap即兴创作,再唱上几句老情歌。 

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这个时节的昼夜温差很大,路上已经渐渐起了薄雾,月亮被拢在稀稀疏疏的云堆里,轮廓看上去毛茸茸的,像前座的人露出的头发,软软的很好摸,星星都要藏起来了吧。 

越晚气温越低了,岳岳觉得有点冷,把窗子关小了一些。 

卜凡又打了个喷嚏。把整只手都伸到窗外头去迎接风,风吹过来真舒服啊。 

车子兜兜转转,月亮也兜兜转转。此时又往后跑了许多,在耳朵后面,感觉还比之前高了些,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好像指尖可以触碰到。 

喷嚏一个接着一个袭来。 

风好像真的有点凉,比月光凉。 

不热的手被吹得冰冷,指尖有些发麻。 

回到住的地方,才下车踩到地面,岳明辉就开始不停地催卜凡赶紧去冲个热水澡。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外头的声音,不确定是不是下雨了,就是突然不想擦头发了。 

小弟一蹦一跳出现说哥哥们让他这个小天使来送温暖啦,倒了杯水给卜凡,催他赶紧把药吃了,不然明天感冒该严重啦! 

卜凡拽了拽毛巾看了眼窗外,“我没有感冒啊,就打了个喷嚏而已嘛。” 

灵超把水杯往他面前推了推“哪里是打了个喷嚏?!你是不停的在打喷嚏!我数数都数不过来!老年人快把药吃了然后去乖好好睡一觉吧!” 

“诶知道了知道了,你跟老岳越来越像了越来越啰嗦!”嘴上嫌弃着,手倒是乖乖端起了杯子,“这水刚开啊?” 

“嗯。” 

“那急什么,我等等再吃啊。” 

灵超看看卜凡,一步一步挪过去,在他脚上踩了一脚撒丫子就跑,被卜凡一把提回来狠狠揉了揉头发“怎么的?老年人感冒了你以为动不了了吗?” 

“嘿嘿不是不是,老年人你快吃药去吃药去呀!” 

把脖子上的毛巾扔到了灵超手上,卜凡走回去端起杯子在杯沿上吹了吹尝试喝几口,又放下了,这水太烫了。 

“你干什么呢你还想喝酒!”灵超看卜凡转身倒了杯红酒。 

“你也快去洗澡吧,我这是为了有助睡眠呢啊。”卜凡拍了灵超一下开始赶人。 

灵超走到楼梯口回头吵“我明明越来越帅了!” 

卜凡从窗口抬起头朝他笑了一下。 


就着红酒乖乖吃了药。 

卜凡浑身只觉得很累,洗杯子的时候还不小心磕碎了一个口子。大概收拾了一下,把那瓶酒往池子里倒了个干净。 

关了客厅的灯赶紧上楼睡觉,鼻子都开始发堵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耳机里的歌放了一首又一首。关了音乐,“啊,都快一点了啊。”卜凡重新闭上眼睛。 

许久,外头突然打了一个闷雷,滴滴哒哒的声音渐响。 

“真的下雨了啊。”卜凡终于安然入睡。 


人间大雨滂沱。 

思念无果。 




[陆] 
 · 

尘世的凡人说着一个个动人故事,偶有过客心有戚戚。 

天上的神仙是这万千年间唯一的见证者。 




[柒] 
 · 

天边终于露出一丝光亮。 

模糊的,阴天。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并没有歇,偶有雷声。 

桌上一整杯凉透的水。 




[捌] 
 · 

李振洋去拿碗筷的时候看到了周围溅开的已经干了的红色痕迹,“这水池边上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红的。” 

岳明辉走过来看了一眼,“红酒啊,你看桌上那空瓶。” 

“唔是凡哥,”灵超下楼的时候还迷糊着,就顺着回答了,“这一瓶都空啦?” 

卜凡还没有下楼,他站在镜子面前照了照,又困又难受,真是觉得眼睛都要睁不开,“肿了?”根本记不得昨晚后来是怎么睡着的了,一早上仅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和对工作负责的精神挣扎起了床,照理说昨天晚上用的新沐浴露香味这么甜闻着就应该心情愉悦啊,“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卜凡有点苦恼。 


上镜得好看,仪态端庄,风趣幽默,一切和谐。今天除了天气没有这么好,一切都很好。 

早饭种类很丰富,但是没有时间慢慢吃,大家吃了点大概垫了垫就开始化妆出发,完成路上拍摄的最后一部分,结尾加上四个人的合影和单人的心里话,作为一个大彩蛋,放在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放出。这是一份特别的礼物,送给相伴一千三百四十九天的他们和对方。 

活动流程也进行得非常顺利,这是多年来的默契,已经藏到习惯里了,大概他说出前半句,他们就知道下半句要接什么了。 

所有表现都是恰到好处,该正经的时候正经回答,该俏皮的时候耍赖卖萌,他们是成熟的最难采访的男团了。 

等到所有的都录制完毕,已进深夜。重新回到住处的时候,大家都在组织吃顿宵夜再好好休息,卜凡累得说什么都吃不下,满脑子只有赶紧卸妆洗澡然后滚去大睡他三天三夜。 

这回卜凡有好好把头发吹干,因为他非常明白湿着头发只会让头更痛。 

岳明辉走过他房间又折回去走进去“你真不去吃点儿?这忙了一天的,今儿都没好好吃过东西呢,你这行吗?” 

“嗨呀,别操心了老岳,行的行的,看到我脸上写的字了吗?”伸手比划出“我、想、睡、觉”四个大字,整个人都是恹恹的状态。 

岳明辉又问了最后一遍,终于放弃,下楼享用大餐。 

撑了一整天了,他终于松懈下来,所有疲倦在一瞬间仿佛灭顶而来,几乎立刻入睡。也是差点真的睡了个三天三夜,如果不是小弟上来看到房间忘了关灯进去看了一眼的话。


卜凡发起了高烧,昏得厉害,连岳明辉和李振洋把他驾到车上送去医院都迷迷糊糊得没什么知觉,睡饱了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睁眼就瞧见了手上插着的挂着点滴的针管。 

天很黑了,只有窗外高楼的亮光映照进来,走廊上脚步声零零碎碎,显得寂寥又匆忙。不久后有人推门进来,开了床头的一盏小灯,是一个有点年纪的人,“你醒啦?”说着替他拔掉了管子,拿出体温计在卜凡耳朵边上“滴”一下看了一眼,“好了已经退烧了,”医生收拾好东西问他“灯要给你留着吗?”卜凡摇摇头说不用,“那个,医生,”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医生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关掉了灯,“都十二点多快一点了,你就好好休息接着睡一睡吧,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转身之前还好好叹了口气,“哎,你说说你们现在年轻人,工作起来还真是不要命了,这一天不知道要见多少……” 

卜凡咧嘴一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好在人已经掩上门出去了。 

躺在床上待了一会,熟悉的凌晨一点,睡是睡不着了的,这里手机也没有,“这漫漫长夜啊,没有游戏都失去了灵魂!”卜凡笑着坐起来穿上外套走到窗边打开了窗,远处的街灯灯光暖黄,竟然让人觉得有点温柔。天好像还是在下小雨,世界被轻飘飘的一层纱帘蒙住,风吹着还是这么舒服,这屋里也太闷了,医院就是讨厌,吃药也讨厌,那种遇到水会化的药简直就是童年阴影。 

卜凡站了会儿,这一觉补得睡眠充足了,夜深人静,竟然觉得心情愉悦,看得累了乖乖关上窗又躺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卜凡做了梦,关于从前,像梦一样的梦。 

他梦到海边的焰火,和回学校的路上,出租车上放起一首《 我只在乎你 》,李振洋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就那首歌的时间,卜凡觉得自己拥有全世界。 

还有以前全班一起去电影院,大家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外面在下大雪,一切都很浪漫。女生们显得心情非常好,都跑出去打雪仗,整个场面就是笑声叫声跟雪球乱飞,李振洋慵慵懒懒地站着,被一个飞过来的雪球砸个正着,雪掉进衣领里,李振洋忍不住抖了一下,旁边的卜凡为他把肩上残雪掸下来,把自己的围巾也摘给他,围巾绕过脖子的时候,卜凡顺势吻上了李振洋的鼻子。

“哥哥的鼻子上有一颗痣。” 

李振洋愣了愣,朝卜凡笑了。 



在整个白色的世界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穿着红色的衣服。




 


 


 

 

 

 

 

 

 


TBC.

---------------------------

终于努力在生日的时候赶出来啦,也祝自己生日快乐啦

希望可以天天开心,会有大雪来临

 

文笔不好而且矫情。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爱你

阴雨天听薛之谦心情就很

十一月天黑得越来越早。冬天已经来了。

等漫天大雪。

撑伞出去走一走叭

也不想开灯。

他们的生日相差723天
用九键格打出723是“亲爱的”
做了一个梦,醒过来的时候只记得是关于他们。


推翻守城人的围墙
感情变成烫手的宝藏
你的神情太飘荡
如何与我分赃

总想让有恃无恐的试试爱而不得。

朝花夕拾>①

林林总总,密密麻麻的感受。我们该是伸开臂膀去用力拥抱风,面朝阳光的。
(在整理书架的时候看到了以前写的东西。

一】
时间亦敌亦友。

假期结束前的几天,突然很想儿时的伙伴,上一次见面是十月份了,算起来差一点满了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找到她聊天时讲起从前幼稚又美好的,又回不去的。

她从前老是说我热闹时活泼过头,静处时又未免多愁善感得太彻头彻尾。
看见风雨落花,日月星辰,来往人群流水,或者云卷云舒,就要说什么写什么记此刻微凉的心脏。
气氛渗透着,我们有所共鸣。她笑着说我们就该是朋友。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性子轰轰烈烈的女孩,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她带着柔情的脸色和附有倔强的灵魂,向往着戈壁悬崖,空旷得摄人心魄的西藏。我俩相处了约莫两三年时,有一次她看着我,说我本就该是个喜欢细水长流的人。

“你就适合生活在古代诗词歌赋里,江南水乡里。”

“往过分了想想,黛玉葬花这样子的伤情事恐怕你也做得出来。”“错了错了,只是该悄悄敛了伤情不肯落下泪来罢。”

这般、那般。

一曲《倾尽天下》在脑中一遍又一遍地唱,唱尽悲欢离合遗憾无奈之事。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拱手万里江山成全心头朱砂。”

一则一则画本子上的故事,青烟萦绕,沏一壶好茶,响木重重一拍,满堂喝彩。在座皆是耳闻者,眼见者,梦呓者。

阴差阳错的人儿啊。歌舞升平,当朝盛世。遍地荒草,前朝遗忘。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啪!”

各自人生。

· 2015年9月28日
·乙未羊年八月十六


二】
诉尽满腔衷肠,只盼能等到来人相拥。

冬太寂寥,春太热闹,夏太聒噪,便只剩下了秋。一场雨一场凉。老天爷心情好放晴时阳光很温暖。

香樟不喜欢掉叶子,要到了暮春她才愿意落个尽兴。边抽绿边落黄,无人见她萧条模样。不与空寂纠缠不休,只了了,尘埃落定。

蛾子遇火便扑火,衰竭落地,像枯了的叶子。倒也是有血有肉的存在。

该有的故事平民百姓的也不比王孙名门的差。才子佳人的爱情,将军公主的传闻。几多儿女情长,或是相濡以沫或是相爱相杀。不胜天定,终魂归黄土。

风雨笼纱,雾岚如晦。风风火火,似水柔情。

院里的玉兰大朵大朵盛开,香气放肆,浓郁到了刺鼻。一阵一阵的雨浇下来叶子洗得一尘不染,些许花儿成了残花落蕊,冲淡的气味幽幽萦绕不散,好闻了许多。衣裳洗了挂在廊下好几天也不干。

看山雨欲来前的阴天,水珠凝在云端重重地压下来,一只飞鸟来去都会惊到那朵摇摇欲坠的灰色棉花。

糖球窝在铺的厚厚的被褥里恨不得用尾巴把自己整个儿裹起来,懒洋洋等太阳
——我们不如它知足幸福。

桌案上热了吃食,周遭氤氲着白气。

外头有几人闲庭散步而过,留下很轻很轻的脚步。

·2015年10月30日
·乙未羊年九月十八


三】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一生七秒。然后进入轮回,周而复始。一千年的时光于他亦不过驷之过隙而已。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我们期许。

因为人们总在忍不住回头张望,乐此不疲怀念从前。捧着铁皮盒子里精致的饼干和巧克力开始想从前便宜的街边摊零食小吃。微乎其微的,不值一提的,沉在长河里被萤火虫的微光照得莹莹,于是小心翼翼安放起来,给它们一个柔软温暖的处所,即便是自己也不敢经常打开去看,生怕触到空气褪了色变了质腐了朽。用锁扣锁起来,钥匙也藏起来。

心中有了什么,于是撒下蒲公英的种子,希望它能生根发芽,在春暖花开里绚烂,去寻找共鸣,带来找到钥匙的人。

猩红的天幕降下来,云谲波诡,还有毛茸茸的夕阳。

霓虹在车窗的镜头里放大,越来越快,倒退。笔直穿过我。

离太阳升起只剩下几个小时。公元2000年已过去整整15年。

·2015年12月
·乙未羊年


四】
这里每日里人来人往,在人群里混迹。

当真心力交瘁。如同鲛人在对岸泣泪高歌,渔船撞上礁石。

湮没。

鲛人致使渔夫沉入海底,便不可能对其产生感情。在这里,烦乱的,琐碎的,像藤蔓,一点一点攀爬上去捆住你的手脚,汲取你的血肉。化作枯骨浑然不觉。

失去双目。星辰陨落。万物枯亡。

人人面目狰狞,张牙舞爪。

· 2016年2月23日
·丙申猴年正月十六


五】
展信安好:
这是一封关于想念的信。
后山河边的桃花开得正好看。
我刚染了深堇色的指甲。
最近买了好几本喜欢的书。
这是写给你的,你那里,一年四季常有风来否?

·2016年4月
· 丙申猴年


六】
用新买的钢笔在封面好看的记事本上写了好多。

钢笔写没了墨水。我一直忘了把钢笔带回家去加墨,也不是很愿意将墨水放进书包背来,生怕墨水撒了弄得书包和书一团糟。

于是记事本上的日期滞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图书馆里用的借书卡上记满了书,一天一本,两天一本,一天两本。抽屉里塞了好多书,一个星期内看完了,下星期又塞进来很多。柜子里放了十二瓶纯牛奶,还没有喝完,接着又拎来了一箱,整整齐齐摆好,再慢慢喝。

花开如常。不知写信寄予何人。

·2016年4月12日
·丙申猴年三月初六


七】
温度逐渐很高。可是风很舒服。我可以坐在窗口对着外头发好久的呆。

站在容纳了几千号人的大操场上,学校领导在上头唾沫横飞着做晨会时大多数人都在出神。

感觉一大群鸟在头顶飞过,抬头却没有。

今天的天还算蓝。

学习任务很重。

想看的书还没有看完。

·2016年4月13日
·丙申猴年三月初七


八】
这两天在老班的临时通知紧急任务下写了两篇征文,好多好多字,估计得上万了。时间紧迫,只算完成任务,没法评定结果怎么样,大概变成了些没用的东西。虽为“心血”,几天之后也会被遗忘了。

想要整整齐齐完完整整的。从来不愿意把单独纸张折叠起来夹到书里,宁可重新誊抄一份在后一页,可那又不一样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此时看见杂乱的抽屉束手无策,只得将那些想撕的撕了,可弃的弃了。留下者实在是寥寥。做纪念也不过对得起辛苦之名。

喜欢的歌单曲循环好多天,中意的歌单重复播放好多遍。

珍藏的书绝不能磕着碰着。

张爱玲的书里看得到许多向往。

红玫瑰与白玫瑰。

朱砂痣与白月光。

整个香港的沦陷来成全范柳原与白流苏的爱情。

他说她的绿色玻璃雨衣像一只药瓶。
“你就是医我的药”。

·2016年5月12日
·丙申猴年四月初六



TBC.

最多情的我们

我在屋里听雨,声势浩大,叮叮咚咚地疯狂砸向屋檐窗棂,仿若灭顶而来。要让这世界暂时塌陷。

在太阳上升之前,就让我彻底淹没在这里。

对于情绪的突然低落我从来束手无策,即便是面对自己。自己永远不了解自己。被无力感迅速蚕食、瓦解、崩溃,躲起来罢。而此时的时间线上永远被安排有数不尽的事令焦头烂额。被支配着,被必须着,没有理由,无处放声哭。

矫情或者脆弱有甚。

没有喜欢的人,没有精神寄托。但是我看见了两个美好的人,他们郎才女貌,他们拥有理由接触相处,他们待在一起那么舒服,真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真希望我看到的美好得到永恒美好。可是好像很难,很不容易,甚至不太可能,世间事总是这样的。他们的展现只不过是工作而已,现实里,一方可能心有所属,一方正在安然等待着她的盖世英雄到来,执起她的手道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所以一切是旁观者的愿望。

何必偏要多生一贪念——“如果可以……就好了”。所见者美好,默默存于心中一隅就该足够。自己都深处万丈红尘里翻滚着,哪里应该有这么多不安分的“希望”,“如果”,“心愿”。可恍然回过头来,如此的茫茫世界若是连这样的趣味都丢掉了,来这人间走一遭多没有意思?于是肆无忌惮地从高处去瞧他们的故事,瞧他们感天动地互相救赎的爱情不过事出有因。由着自个儿的情绪左右,他们多不值得,自己多么铁石心肠。

《一眼万年》单曲循环了一整个晚上。

“一眼万年”比“一见钟情”感人得多了,看客见着那样的目光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几度轮回恋恋不灭,把岁月铺成红毯,见证我们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