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誓汝

越温柔的人越难驯服

最多情的我们

我在屋里听雨,声势浩大,叮叮咚咚地疯狂砸向屋檐窗棂,仿若灭顶而来。要让这世界暂时塌陷。

在太阳上升之前,就让我彻底淹没在这里。

对于情绪的突然低落我从来束手无策,即便是面对自己。自己永远不了解自己。被无力感迅速蚕食、瓦解、崩溃,躲起来罢。而此时的时间线上永远被安排有数不尽的事令焦头烂额。被支配着,被必须着,没有理由,无处放声哭。

矫情或者脆弱有甚。

没有喜欢的人,没有精神寄托。但是我看见了两个美好的人,他们郎才女貌,他们拥有理由接触相处,他们待在一起那么舒服,真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真希望我看到的美好得到永恒美好。可是好像很难,很不容易,甚至不太可能,世间事总是这样的。他们的展现只不过是工作而已,现实里,一方可能心有所属,一方正在安然等待着她的盖世英雄到来,执起她的手道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所以一切是旁观者的愿望。

何必偏要多生一贪念——“如果可以……就好了”。所见者美好,默默存于心中一隅就该足够。自己都深处万丈红尘里翻滚着,哪里应该有这么多不安分的“希望”,“如果”,“心愿”。可恍然回过头来,如此的茫茫世界若是连这样的趣味都丢掉了,来这人间走一遭多没有意思?于是肆无忌惮地从高处去瞧他们的故事,瞧他们感天动地互相救赎的爱情不过事出有因。由着自个儿的情绪左右,他们多不值得,自己多么铁石心肠。

《一眼万年》单曲循环了一整个晚上。

“一眼万年”比“一见钟情”感人得多了,看客见着那样的目光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几度轮回恋恋不灭,把岁月铺成红毯,见证我们的极限”。

💕


还是多读点书叭练练字练练文笔
加油叭做一个越来越好的人做一个有趣的灵魂
拥有好的感情也拥有面包

看书,散步。
九月的风。
古老的小镇街道上星火点点,人声嘈杂,品茶饮酒座谈,夜晚微凉。
月亮被很淡的流云覆盖起一层薄纱来,晕开的暖黄色光温柔得很,连同漂浮于空气微微荡漾的中秋气氛。